范冰冰简历_郑州大学的王牌专业

范冰冰简历_郑州大学的王牌专业

2017-05-27 17:55 作者:小编

上海最近一份关于经济适用房的补充通知,起到了正本清源的作用——经适房产权人死亡后,其继承人如果不属于申请家庭成员,不享有经适房居住使用权。

虽然产权人拥有部分产权,但经适房也是保障房的一种,它只应该保障符合条件的公民,而不应该成为部分投机取巧者窃取超额收益的工具。

如果这项政策能推广到全国严格执行,不仅会把原来犹疑于经适房和低价商品房之间的部分人群,推向商品房市场;更重要的是,能消除伪经适房诞生的土壤。

“变形的”经适房

经适房的定义本来很清晰:政府提供免费的划拨土地,开发商微利代建,无力购买商品房的申请人出资获得部分产权,最终解决一部分群体的居住问题。

但现实社会中,大量“服务”于社会精英群体的“定向房”也被挂上了经适房的“羊头”,在一些城市,这种“定向房”甚至占据了经适房的大部分。简单归纳一下,就可以分为公务员经适房、高校经适房、大型国企经适房、引进人才经适房。

从中央国家机关到省市县政府机关,面向公务员供应的经适房都有公开报道。比如新华社2001年曾报道,“由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组织建设的广泉小区地处北京广渠门外大街,占地面积7.8万平方米,规划总建筑面积31万平方米。这一项目是根据北京市有关规定,搬迁首钢轧辊厂后,为在京中央国家机关建设的经济适用房。”按照任志强的说法,北京大部分的经适房供应给了公务员。

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曾向媒体表示,1000套住房手续已办完,另外还有近5000套的建房计划,清华教师将以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购买。这些土地都来自早年的行政划拨,政策依据是1998年原建设部等部门颁布的《关于支持科研院所、大专院校、文化团体和卫生机构利用单位自用土地建设经济适用住房若干意见》。

这些经适房变种的诞生有一定的历史背景,是原有福利分房的尾音。1999年中国正式明确“停止住房实物分配,逐步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但留了一个口子——“在符合城市总体规划和坚持节约用地的前提下,可以继续发展集资建房和合作建房。”直到2004年,才初步建立了成体系的经适房政策,开始全面禁止党政机关和其他机构集资建房。

“伪经适房”新变种

可见管理部门也看到了“伪经适房”带来的社会不公和危害,此后多次重申禁止假借经适房之名行福利分房之实。由此经适房本可有望成为一方“净土”。

2011年,中央给各地下达了1000万套保障房的任务目标。重压之下,一些地方政府开始饥不择食,希望给拥有土地的国企再开集资建房的方便之门,并偷换概念,将其纳入保障房开工数量的统计范畴。

例如郑州市航空港区、富士康、格力电器在内的一群企业,已经拿出一部分自用地“支援”郑州市的保障房建设,总规模达到了47公顷。

北京市住建委一条保障房建设的细则称,将鼓励机关及企事业单位利用自有国有土地建设公共租赁房。北京本地国企金隅股份(601992.SH)4月11日公告称,其保障房收益率可达20%以上,而秘籍就是将名下大量低价工业用地转为保障房建设用地。

严格来说,工业用地上并非完全不能建住宅。依照国土资源部《工业项目建设用地控制指标》规定,工业用地可以建设行政办公和生活服务设施。但同时规定,这方面的用地面积不得超过总用地面积的7%。同时严禁在工业项目用地范围内建造成套住宅、专家楼、宾馆、招待所和培训中心等非生产性配套设施。可见这7%的土地最多只能建设非成套的职工宿舍。

但实际情况是,只要政策放开一条缝,这些土地上建成的只会是标准住宅,并被土地的临时使用者——老国企或招商引资企业直接瓜分。

“伪经适房”的未来

其实以市场价二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的水平买下这些“伪经适房”的产权人,心里并不踏实。除了早期通过补缴土地出让金获得完整产权的部分房源外,大多数伪经适房依然“妾身未明”。

按照相关规定,取得产权证满5年后可以转让经适房,但原住房保障机构可以行使回购权,回购价格各地不同,有的按照相同地段、质量的普通商品住房市场价确定。若原住房保障机构决定不予回购的,产权人方可向他人转让该经适房。但无论是回购还是转让,产权人都只能按照其拥有的有限产权份额获得总价款的相应部分,其余部分上缴原住房保障机构所在地的财政部门。甚至有地方规定,回购价格只是原始价格加上存款利息。

也就是说,如果不能再过一关获得完整产权,经适房并无太大的投资价值,只有自住的价值。但如果全国推行上海此次的新规,继承人连居住权都没有。这么推断,“伪经适房”的未来看起来有些太乐观了,拥有各种权力的利益既得者总是会想出办法来化解风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