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自远:中国探月“领路人”(图),

欧阳自远:中国探月“领路人”(图),

2017-05-27 17:01 作者:小编

引题:他是中国天体化学领域的开创者,参与并指导中国月球探测的近期目标与长远规划的制订,被任命为中国探月首席科学家;他称“贵州是自己的第二故乡,担任贵州省科协主席是一种责任”;他热衷于科普事业,每年做科普报告近60场。面对成就和荣誉,他表示将一如既往地“老老实实做事,踏踏实实做人”。

提语1:欧阳自远固然深爱着月球,对地球以外的天体充满好奇,但是若问他怎么会萌发探月的兴趣,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却还是为了地球:跳出地球看地球,才能真正全面而深入地认识地球。

提语2:从1994 年到2003 年,这件事情我们整整折腾了十年,可以想象做一件事情有多么不容易。”欧阳自远感慨地说,古人说十年磨一剑,我是35 年准备和10年论证磨一剑。

提语3:自1966年中科院地化所搬至贵阳起,欧阳自远就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贵州人。1991年,他奉命调任中国科学院资源环境局局长,他提出到北京工作可以,但第一不迁户口,第二不转工资关系,完成任务后还是回贵阳,在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继续从事研究工作。

欧阳自远:中国探月“领路人”

文/本刊记者 齐殿斌

千年流传的美妙绝伦的嫦娥奔月神话,反映了中华民族的想象力和对美丽月亮的神往。中国人奔向月球的梦想古已有之,但真正使之成为现实,却跨越了漫漫的历史长河。如今,中国天体化学领域的开创者、中国探月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正是推动实现中华民族从地球到月球“历史性跨越”的“领路人”之一。

中国探月工程实施以来,记者一直想采访欧阳自远,但都未能如愿。今年初,《中华英才》与中国科协合作,推出“地方科协主席”系列报道。记者发现,欧阳自远兼任贵州省科协主席达16年之久。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几经联系,他终于愉快地同意接受采访。

在盛夏时节一个周末的上午,记者如约来到北京奥林匹克公园西侧中国科学院天文台“探月楼”。走进欧阳自远简朴而明亮的办公室,墙上挂着我国嫦娥一号拍摄的月面全图,桌上摆放的嫦娥一号绕月雕像、月球模型,还有窗前的“月球仪”,书柜里大量月球的书籍等,展示着中国人探月的进程和成就,也向来访者彰显着主人的特殊身份。记者面前的欧阳自远,热情而随和,亲切而大度。既有大科学家的严谨,又不失和蔼老人的风趣。

探月兴趣:为了跳出地球看地球

对于记者好奇,为什么他父母会给他取名叫“自远”,欧阳自远笑一笑说:“这已经不是‘新闻’了。就是我母亲生我的时候难产,我舅舅刚好在隔壁屋子里念论语:‘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他们说这个孩子这么艰难来到世界上,一定来自很远的地方,所以他们就给我取名叫自远。”欧阳自远后来研究的陨石、宇宙尘、月球岩石,都来自遥远的太空,这恐怕也称是一种缘分吧!

欧阳自远固然深爱着月球,对地球以外的天体充满好奇,但是若问他怎么会萌发探月的兴趣,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却还是为了地球:跳出地球看地球,才能真正全面而深入地认识地球。

1952年,欧阳自远报考大学时填写的第一志愿是北京地质学院,因为刚成立的新中国急需开发矿产资源,地质专业是国家最需要的专业之一。“当时的自己很豪迈,要唤醒沉睡的高山,寻找地下的宝藏,为建设国家服务!”本科毕业后,欧阳自远又考取了中科院地质研究所矿床学专业的研究生,毕业论文课题是长江中下游矽卡岩型铜矿和铁矿的成因。在野外工作的日子里,每天天刚亮,他就背着硕大的地质袋下到矿井坑道里,观察、记录、素描和研究成矿的地质现象,采集地质样品;在室内工作的时期,进行各种实验研究,查阅文献,分析数据,撰写论文。在完成研究生论文的基础上,在中国科技大学核物理系进修,开展各种核过程的地球化学研究。

1964年,欧阳自远接受国防科委的委托,组织了一支多种学科相结合的地质综合研究队伍,负责我国地下核爆炸试验场地选址和试验前后的地质综合效应研究。两次地下核爆炸试验,好几年的春节都留在新疆戈壁滩上度过。由于当时的纪律要求绝对保密,家人一直也不知道他在哪儿忙什么。“后来他们隐约猜到了吧,因为我每次回家都带着葡萄干。”这段经历也为欧阳自远积累了很多经验,比如对玻璃陨石的成因、核爆炸与小天体撞击的过程理解,小天体的撞击过程跟核爆炸过程很相似,都产生高温高压的冲击波。此后,他在中科院地球化学研究所任研究室主任、副所长、所长。

如何着手研究地球以外的物质?最直接的办法是研究“天外来客”陨石。欧阳自远常说:“这陨石一研究起来可神奇了,根本不是地球上这一套。”地球上的岩石是由矿物组成,虽然陨石也是由矿物组成,但形成环境与形成过程不同,结构构造不同,所含有的一部分矿物却是地球上寻不着的。

他是中国最早研究陨石的人。1960年,内蒙古附近轰隆隆地掉下一样神秘的东西,那架势有些骇人。欧阳自远笑着说:“这就是陨石。”这是老天赐予他的第一份“礼物”,他对这块陨石进行了系统的研究。

1976年,世界上迄今规模最大的一场石陨石雨降落在我国吉林省吉林市,最大的一块重1.7吨,是世界上最大的石陨石。“我带了一支全国性的科考队,在当地考察后研究了整整一年,我们发表了上百篇论文,提出了吉林陨石的降落过程、矿物组成、结构构造、形成演化模式等,成为教科书引用的经典模式。”从那个时候起,中国的陨石研究达到了国际水平,也有了自己的陨石研究队伍。

欧阳自远1988完成的著作《天体化学》,被国际同行誉为“在世界范围的观点来看是独一无二的,在西方还没有在广度和权威性方面可以与之相媲美的著作出版”。

精准研究:从1克重的月岩开始

很小的时候,欧阳自远就对月球怀有特殊感情。随着科研的深入,他逐渐认识到月球是一个资源的储藏库。前苏联发射了人类历史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给了欧阳自远很大的触动——他预感到21世纪是人类征服太阳系、为地球人类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服务的新时代。1960年开始系统分析、综合、研究美国、苏联月球探测的进展和成果。

1978年,美国总统特使布热津斯基访华,送给中国一块1克重的月球岩石,促成了欧阳自远和月亮的第一次亲密接触。那时美国人已六上月球,这石头究竟是哪次登月采集而归?采自月球何方?把它送来的美国人只字未说。

这块中国目前仅有、来自月球的石头最后辗转到了欧阳院士手上,他组织了全国最强的力量共解月岩之谜。科学家们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地将1克重的石头一分为二,半克作科研,先进行非破坏性实验研究,再开展破坏性分析实验;另外半克陈列在北京天文馆供公众参观。“有机会看到月岩,你一定会很失望——因为它长得和地球上的石头一模一样。”

经过十几种分析测试之后,科学家们确定这块石头是阿波罗17号登月时采集的。石头发现地有没有阳光照射,以及它的成分、特性和结构也都“拨云见日”。“我们一共发表了13篇文章,特棒!”欧阳自远自豪地说。就连美国人也不得不服气:真没想到,我们什么都没说,你们却都搞清楚了。中国具体研究月球样品的开端由此开始。

“我们的研究成果得到了中国科学院和国务院办公厅的表扬。论文发表后,美国、英国、日本、印度等国家的学者来信索要论文复印件。”欧阳自远说,国际陨石学会、国际月球和行星科学大会期间,不少学者与我交谈,他们说,我们的工作很系统,数据还不错,说明我们的微粒、微量分析测试水平提高很快。假如我们没有之前几十年的积累,我们也不可能有机会研究真正的月球岩石了。

倾力推动:探月“入轨”十年磨一剑

近年来,“重返月球”的热潮席卷全球,月球成为继南极之后的又一科研竞争热点。1979年由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月质学研究进展》(欧阳自远主编)为我国探月计划作了必要的理论准备。

1993年,欧阳自远向国家提出要开展月球探测,后来立项了一个863 的课题“中国月球探测的必要性与可行性研究”。“可以说,从那时开始中国的探月计划迈出了真正的步伐。相继开展了“中国月球探测的发展战略与长远规划研究”,“月球探测卫星的总体方案” 、“中国月球探测卫星的科学目标与载荷配置”等研究。欧阳自远说。

2003 年2 月28 日,国防科工委召开了月球探测工程预发展会议,宣布月球探测工程进入预发展阶段,并宣布成立栾恩杰、孙家栋和欧阳自远的三人领导机构,负责月球探测工程预发展阶段的相关事务工作。欧阳自远被任命为中国探月首席科学家。他终于正式进入人生中的“探月轨道”。

“从1994 年到2003 年,这件事情我们整整折腾了十年,可以想象做一件事情有多么不容易。”欧阳自远感慨地说,古人说十年磨一剑,我是35 年准备和10年论证磨一剑。

谈及中国月球探测工程,欧阳自远如数家珍,娓娓道来:第一阶段是无人月球探测;第二阶段是载人登月;第三阶段是建立基地。“探月”又分成三期,第一期是“绕”,就是发射一个卫星探测器绕着月球工作一年,目的是全面、系统、综合地了解整个月球。第二期叫“落”,即发射一个软着陆器,着陆在月球上,有固定位置的探测,还有移动的月球车巡视探测,结合起来对一个地区进行精细的考察。第三期发射一个软着陆器,软着陆在月球上,考察采样后,在月球上发射火箭携带返回舱返回地球。第三期完成后,再进一步实施载人登月。

对于美国、欧盟、俄罗斯以及日本、印度等国家和组织的月球探测计划,欧阳自远抱着欣赏和学习的态度:我国的月球探测不仅要做好,更要扩大国际合作,以提高我们的水平。

坚守贵州:不变的责任和信念

对于他是如何到贵州工作的?为什么会担任贵州科协主席长达16年?欧阳自远告诉记者:“1966年,为了顺应国家发展的战略部署,中科院地质研究所有关国防和新兴领域的研究室搬到了贵阳,并成立了一个新的研究所。最后只有中科院地球化学研究所搬到了贵阳。我也是那时去的贵阳,当时我们地质所有一半的人过去了。也就是在那时候我们已经承担了一个重要任务——地下核试验。”

自1966年中科院地化所搬至贵阳起,欧阳自远就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贵州人。1991年,他奉命调任中国科学院资源环境局局长,他提出到北京工作可以,但第一不迁户口,第二不转工资关系,完成任务后还是回贵阳,在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继续从事研究工作。

贵州留下了欧阳自远科学研究的深深脚印:地外物质陨石、宇宙尘、月球岩石、地下核试验成果的产生、地球与类地行星的非均一组成与非均变演化的理论框架……,都是他在贵州期间完成的。贵州见证着他的成就与辉煌,贵州融入了他的血液,贵州是他的第二故乡。

鉴于欧阳自远的影响力和出色的组织能力,贵州方面曾经两度希望他出任副省长。但为了自己的探月梦,他都给予了回绝,只担任了两届省人大副主任。而担任贵州省科协主席,欧阳自远觉得首先是一种责任。因为贵州省是一个西部欠发达、欠开发的省份,科技工作发展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特殊的省情,特殊的需要,省科协主席的身份和担子,这一切的一切,让欧阳自远对贵州割舍不下,坚守贵州是他不变的信念。

欧阳自远饱含深情地说:“我一直是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所的研究员,原来是那儿的研究所所长。如今我因为工作的需要在北京,并担任国家天文台的高级顾问,所以90%以上的工作时间是在北京。我家在贵阳,有几次调我去北京,舍不得离开自己的研究所和贵州,就没有答应去北京工作。因为那是我的根哪!人离开根,就会像植物一样枯萎。”

当记者问到:您和贵州有很深的渊源,现在还是省科协主席。您做贵州省科协主席有感受吗?

“作为贵州省科协主席,我深感自己肩上有很大的责任。”欧阳自远回答:今后,我会尽量多抽时间回到贵州,向大家报告我的科研进展,分享我的酸甜苦辣,因为,在我最困难的时候,贵州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贵州是我的第二故乡;我还有责任为贵州的科技进步和社会发展多尽力,多作工作。

热心科普:科学家有责任和义务做好科普工作

近年来,无论是在媒体上还是在一些科普场合,总能听到欧阳自远的声音,对于记者的采访或者一些科普报告的邀请,他总是不厌其烦。他为什么会这么热衷于科普事业?

“做那么多科普工作,其中一个重要目的是想让公众理解我们所做的工作。”有人比喻欧阳自远像一名“虔诚的牧师,去宣讲他的理想”。

5月18日下午,南昌理工学院学术报告厅内,座无虚席。欧阳自远睿智、广博的演讲将现场听众带进了广袤无垠的科学世界。

这样的科普演讲,欧阳自远一年要做近60场,每场都有新内容。如此高强度、密集的科普活动,对于这位年过七旬的老者而言,并不是一件轻松活,但欧阳自远说他“累并快乐着”。

在欧阳自远看来,优秀的科学家应该是一位出色的科普工作者,特别是在当前,我国全民科学素质还不是很高的情况下,科学家有义务承担起科普的责任,将自身领域的研究进展、心得和成果,通过形象化、通俗化的方式与公众,尤其是与青少年朋友分享。科普活动不仅要传播科学知识,更重要的是传播科学思想、弘扬科学精神、宣传科学作风和科学方法,“科学发展是一个接力的过程,需要一代代人持之以恒地努力”。

探月用的是国家的钱、纳税人的钱,要给大家汇报钱都花到哪儿去了?花得值不值?有什么成果?达到什么水平?对国家有什么意义?

作为探月工程的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享受着荣耀,也面临着质疑。在工程刚上马时,就有人提出“地球上的事都忙不完,花那个钱去月球上干吗?”、“我们的技术只是美国人技术的重复,意义作用不大。”

欧阳自远说,他有责任和义务向公众解释自己工作的性质、意义、进展和成就,以获取公众的理解与支持。像探月工程,国家批准的第一期经费为14亿元,我们要把这些钱花哪去了,花得有什么意义向大家汇报,这是国家的钱,也是公众的钱。他说,没有想到这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因为我们拿的是纳税人的钱,所以我要让公众了解、让院士、官员、学生和社会公众都能了解我们在做什么。这是我的责任,不是不务正业,只有让那么多人了解,才能让他们打心眼里理解我。

他做科普报告有20 多个版本的报告,从小学到中学、高中、大学、研究生,官员、院士的版本都有,做了这么多科普报告。欧阳自远发现,给院士讲的时候用高中的版本最合适,因为他们对于自己的专业具有最高的成就,但对于其他不相关的领域,用高中版本的话他们很容易找到适合自己的切入点。

每次科普报告会特别是为大中小学生的科普报告会后,都会有许多现场“粉丝”要求与欧阳自远合影留念。一次,一位高中女生好不容易挤上去时,欧阳自远已被“狂轰滥炸”多时,但他还是高兴地为这位高中生写下“基础坚实、根深叶茂,胸怀大志,报效祖国”一行字,对科普的热爱和对孩子的关爱之心可见一斑。

欧阳自远“之最”

最崇尚的座右铭:诚信为本、求实创新

最尊敬的人:居里夫人

最大的理想:在科学领域上有所作为、有所贡献

最喜欢读的书:科学家传记

最喜爱的运动:游泳与散步

最满意的成果:地下核试验验证成功

最遗憾的一件事:来不及完美构筑地球和类地行星的非均一化学组成与非均变演化的理论新框架

欧阳自远

1935年10月9日出生于江西省吉安市,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一级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高级顾问,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我国月球探测一期工程——绕月探测工程科学应用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探月工程应用系统总体部首席科学家、常务副总指挥。

1956年毕业于北京地质学院勘探系,1960年中科院地质所研究生毕业。1966年至1988年,任中科院地球化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研究员、副所长,1988年至1993年任研究所所长;1991年至1993年任中科院资源环境局局长;1993年至2001年任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994年至今任贵州省科学技术协会主席。还兼任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哈工大、中国科技大学、浙江大学、中山大学等15所高校兼职教授,贵州大学、天津理工大学名誉校长。兼任学术杂志《环境科学》、《地球环境》主编,《中国科学》、《科学通报》、《空间科学学报》副主编及多科学术杂志编委。

1964年至1978年负责我国地下核试验场选场、爆炸图像模拟、地下水污染和地质环境总效应研究,两次地下核试验验证成功,成果获中科院重大成果奖和全国科学大会奖。1960年以来长期从事天体化学、陨石学、月球科学与比较行星学研究,是我国天体化学领域的开创者。对铁陨石成因、吉林陨石形成演化历史和宇宙线暴露历史、宇宙尘分类、小天体撞击诱发地球气候环境灾变和生物灭绝,太阳系的化学演化过程、月球的起源演化,地球的非均一组成与非均变演化理论等作出了系统的创新性的重大贡献。

长期从事月球科学研究,从1960年开始,持续综合分析国外月球探测进展与成果,在中国负责阿波罗月球样品的研究,取得重要成果。1993年至2003年,相继负责完成《中国月球探测的必要性与可行性研究》、《中国月球探测发展战略与长远规划研究》、《中国首次月球探测卫星的科学目标及有效载荷需求与配置》及《中国月球探测卫星研制总要求》等预先研究。在一期月球探测工程立项和实施中得以应用。

2003年国防科工委认命为绕月探测工程科学应用首席科学家。参与领导绕月探测工程,并从事科学目标、有效载荷、地面系统设计与建设等工作。负责开展月球探测二、三期工程的科学目标、有效载荷配置及技术指标设计,为二、三期工程立项报告采用。经论证答辩,已列入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

在国内外发表月球和行星科学与探测研究论文430多篇,出版专著11部,主编专著13部。已培养硕士、博士和博士后60余名。

1978年获科学大会奖一项,1986年获中科院重大成果奖一项,1987年获全国自然科学三等奖一项还获得中科院自然科学一等奖一项,1991年获中科院自然科学一等奖一项(排名均为第一)。2003年贵州省最高科学技术成就奖,2005年获全国先进工作者,2007年获绕月探测工程突出贡献奖。

贵州省科学技术协会简介

贵州省科学技术协会成立于1959年,由贵州省科学普及协会和中华自然科学专门学会联合会贵阳分会合并组建而成。1959年4月召开省科协第一次代表大会,主席为罗登义。1966年至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停止活动,1978年恢复。1980年11月召开省科协第二次代表大会,主席为罗登义;1985年7月召开省科协第三次代表大会,主席为张树魁;1991年8月召开省科协第四次代表大会,主席为张树魁(1991年至1993年)、欧阳自远(1993年至1996年);1996年8月召开省科协第五次代表大会,主席为欧阳自远;2002年7月召开省科协第六次代表大会,主席为欧阳自远;2007年8月召开省科协第七次代表大会,主席为欧阳自远。

贵州省共有省级科协1个,市(州、地)科协9个,县(市、区、特区)科协88个(其中独立建制科协84个)。省级学会135个,会员近10万人。主管主办《科学快报》和《大众科学》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