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峰lovecd_慢慢用餐吃干净

李俊峰lovecd_慢慢用餐吃干净

2017-05-27 17:17 作者:小编
《钢铁年代》剧照

《钢铁年代》剧照

搜狐娱乐讯 从《闯关东》开始,孔笙和高满堂给观众展示了一个不一样的电视剧空间,辽阔的东北大地,关山月明,天高地阔,火热的汉子和热辣的女子,波澜壮阔的近现代历史穿插,此起彼伏的人物命运交织融汇,饱满的人物性格和跌宕的剧情铺陈,呈现出一幅幅热烈雄壮的图谱。虽无小桥流水才子佳人,可平实质朴生动风流,直击人心。

如果说《闯关东》讲述流离,《钢铁年代》就讲述建设。《闯关东》讲的是朱家的故事,也讲述了澎湃闯荡的岁月,《钢铁年代》讲述的是尚铁龙、杨寿山二人的恩怨故事,也讲述的是鞍钢和新中国建设的故事。

二子争辉 一时瑜亮

塑造两个性格迥异又同样优秀的对手惺惺相惜兼互别苗头的人物,是很多优秀文艺作品采用的方式,宛如镜子的两面隐隐为敌又暗暗欣赏,譬如周瑜和诸葛亮,譬如林黛玉和薛宝钗。在一些影视作品中,更是运用人物命运和时代走向为辅增加戏剧冲突和观赏性,譬如《历史的天空》和《人间正道是沧桑》,身份的敌对又推动了情感和生活的对立。这样的处理手法远远高于一方正一方反,以一方衬托第二方的手段,二者相互衬托又相互辉映,演员演的过瘾,观众也看得精彩。但这样的表现方法在也考验着编剧的笔力和演员的功力,如新版《三国》对瑜亮的处理,从情节到演绎都远不如老版精彩。

《钢铁年代》中,编剧塑造了原解放军后炼钢工人的尚铁龙,原国民党后轧钢工人的杨寿山,曾经战场敌手的二人同在鞍钢工作,尚铁龙的妻子又因为误会他已经牺牲改嫁了杨寿山,既有战场旧仇,又有情场新恨,再有生产上的各种竞争斗气,整日价针尖对麦芒,充分利用各种各样的形式斗气斗嘴,直看得亲友无语无奈兼头疼,但二人在互相争斗下又有惺惺相惜之态,这一番你争我斗中的革命情感,再再的引人入胜。鞍钢做技术革新,尚铁龙推行的是快速炼钢法,杨寿山就研究反向磨盘,抗美援朝的时候,尚铁龙要捐飞机杨寿山也要捐飞机,尚铁龙带人收了花生做成糕点在集市上叫卖,杨寿山就派人暗中低价收购尚铁龙的糕点经包装后高价出售,杨寿山总是嘲笑尚铁龙俄语学不好,却又为他的学习暗中费心,大炼钢铁的时候,尚铁龙明知道杨寿山在弄虚作假应付检查不但不上报反而在事发后帮他写检讨。困难时期明明相互维护又总是吵嘴。尚铁龙是个性情耿介的粗糙汉子,杨寿山有知识分子的儒雅派头但性子同样死硬,两个人吵吵闹闹了一辈子,从自家的生活闹到儿女的亲事,从纷乱的战争时代吵到热切的建设时代,可以预见,他们还会这么一辈子的吵下去,但这一辈子,他们也会是最好的兄弟,如同那张合影一样,互相推攮又互相拥抱。陈宝国和冯远征戏份不相上下,人物特色不相上下,人生际遇不相上下,表演功力不相上下,戏里戏外都有一个好对手,是戏剧的幸运,演员的幸运,也会是我们观众的幸运。

情感的难题

对一个女人来说,有个男子爱你,那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有两个男人爱你,那是一件幸福又烦恼的事情。对于韩麦草来说,被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爱慕,是天下间最艰难的事情。她原本是尚铁龙的妻子,尚在前方打仗,几年如一日的等待得来的是一张阵亡通知书,为了给尚铁龙收敛尸骨,她带着孩子到了鞍钢,却在和杨寿山的婚礼当天发现尚铁龙尚在人世。两个男人跟乌眼鸡似的斗来斗去,她夹在中间相顾两失,茫然无措。尚铁龙与她结发夫妻育有一子,她千里赴辽只为寻骨,可见夫妻情深。可是在鞍钢的日日夜夜,是杨寿山在生活上关怀她,工作上指导她,她也是发自内心的依恋着杨寿山,在杨寿山对她还抱着对烈属的敬畏下,是她主动出击大胆示爱,再者二人已经是公证的合法夫妻,她对杨寿山岂能无情。更重要的是,这两个在互相斗争的同时还颇有风格,尚铁龙觉得麦草是别人的老婆他不能破坏婚姻,杨寿山的愧疚,让他无法在尚铁龙单身的时候和麦草有夫妻生活。两个男人同样的爱慕她又对她保持着一份敬重和疏远,这份情意似有若无欲语还休,想要放手又心不甘愿。尚铁龙受伤住院,杨寿山觉得尚铁龙独身一人还带着孩子就催着麦草去照顾,尚铁龙看到麦草来陪护又觉得影响不好非要让麦草回家,麦草回了家杨寿山又赶着麦草去陪护。考试的时候杨寿山帮尚铁龙作弊,可看到麦草在窗外露小抄心里又说不出的别扭。两人一边是想着对方不敢和麦草亲近,一边又是看着麦草和对方多说两句话都别扭。韩麦草是一边觉得自己对不起两边,又一边觉得两边都对不住她。直弄得韩麦草宛如磨盘上的芯子碾来滚去毫不辛苦。好在麦草是个泼辣爽利的女人,日子要过,工作也要做,于是麦草一边利利索索的开着天吊做运输,一边风风火火的操持家务,顺便还要帮着尚铁龙做做活兼做做媒。轰轰烈烈的拌嘴打架,只是每个独自安睡的晚上,她也会顾影自怜默默心疼。

这样的日子人不累心太累,离婚,精简下放,回乡务农,对她来说反倒是一种解脱,她可以在远离鞍钢的乡下,不偏不倚的牵挂着两个男人,对于两家子女的婚事,在两个男人为此吵闹的时候明确赞同,她对儿子金虎说,这辈子,再累也不能让心累。麦草这一生看似风风火火,其实都在为这两个男人,为他们张罗生活,为他们料理家务,为他们调停纷争,即使下放务农,也还记得省下自己的口粮送给他们,一人一包不偏不倚。于是她终于化成了钢水炼成了钢,泛着青光,一摔两半,她终于不用再纠结于内心的取舍,她的一颗心一分两半,总算各有归属。

那些钢水涟漪的感情

尚、杨和麦草之间的感情火辣又酸楚,在那个年代的鞍钢,天南地北的兄弟姐妹聚集一处,男男女女的情感都是真挚感人的,剧中两段异国恋情分别发生在尚铁龙和日本女技师铃木加代,上海女医生沈明霞和苏联技师谢廖沙中间。

“九·一八”之后,日本移居一批居民充斥东北,加代一家人就在其列,父亲是钢铁工人,也传染了她琢磨炼钢的爱好,日本战败后,她作为留守的工程师之一,参与了鞍钢早期的建设工作,和其他日本人不同的是,她更愿意去亲近中国的工人和邻居,和尚铁龙的感情从隔阂到亲厚,加代一直勇敢的追求感情,可历史的遗痕并不是那么容易消磨的,在经历了日本技师的反对,政审的怀疑,母亲的挽留等等,加代还是和其他的日本技师一起,踏上了归国的道路,那一年鞍钢的几百名日本技工全部回国,加代从此杳无音信,尚铁龙只能在看平炉改造图的时候默默的回忆这个愿意做他臭老娘们儿的女人。沈明霞和谢廖沙的感情更加的无奈,他们两个人一个来自上海一个来自苏联,可以说是千里姻缘一线牵,有缘千里来相会。恋爱的甜蜜和相拥的幸福都敌不过国家的邦交,中苏断交,苏联撤回了全部的专家设备,也扯断了两个年轻人的情感,只有那一方带着云霞的手帕做为念想。那是个沸腾的年代,小人物的情感不得不为大局所牵动,或分离,或相聚,但总归是带着蓬勃的活力,哀而不伤。

金虎和门儿的情感就相对热烈奔放许多,两个孩子是青梅竹马自小相合,论品貌论家世也是门当户对,唯一阻挠的就是尚铁龙和杨寿山多年的争执,先是尚铁龙不同意,后来杨寿山又不同意,再后来两个孩子有了主意,所幸那时天高地阔,辽阔的北大荒正待建设,于是相约私奔去了北大荒,汗水和热血锤炼着革命的新一代,两个小家伙吃尽了苦头,总算是相互扶持一路平安的走进了幸福的生活。

赵金凤和姜得久代表了当时工人阶级的一般形象,男的憨厚顾家,女的积极向上。沈明霞和边立明则是相对小资的知识分子形象,在那个物资和精神都相对匮乏的时代,他们有着相同的爱好也过得其乐融融,虽然宁肯饿着肚子不吃饭也要保证每周都要看电影,但对于各自的工作和事业,也是兢兢业业踏踏实实。

那是一个充满了热情的建设年代,新中国的历史融入了鞍钢的建设,鞍钢的历史包含了幸福大院的家家户户,这些人的苦辣酸甜,也是那一辈子人的甜酸苦辣,一部好戏,可以融入时代的洪流和小人物的琐碎,《钢铁年代》就是这样一部好戏。